沉迷王最中^q^(狛枝厨,最原厨,王马厨)(bl向cp:主吃王最、狛日,时不时吃点all最)(bg向cp:最赤,日七)(gl向cp:赤春赤,赤all,转梦)

1.迟到了很多很多天的情人节贺文
2.吉最
3.含ooc注意⚠️
4.小学生文笔!
5.红鲑团模式前提下
6.十分短小!

最原看着手里面那张粉红色的上面印着几个衣衫不整的女孩的卡片,十分无语。
在旁人看来,这张小卡片绝对是那种随意放在车窗边或是悄悄塞入宾馆的门缝里的黄色小卡片。
但是这张卡片上写着的却不是那些那么不正经,不和谐的东西。
而是—
“黑白熊的waku waku doki doki 巧克力快递!”
如果是正经宣传的话,那就好好地宣传啊!为什么要配那么不可描述的图片啊!!
最原在心里暗暗地吐槽。
是的,这张卡片是他今天早上起来,发现床头柜上多出来的。本来直接丢掉这张卡片的最原,回头一想起这可能是什么线索,又从垃...

饱腹
1.吉最,王最
2.小学生文笔
3.ooc注意
4.短篇
5.红鲑团模式下

6.含剧透注意⚠️


私设:饱腹——暗恋者会感觉自己的肚子无时无刻都是饱腹的状态,胸口处会有慢慢地淡出一个爱心的印记,一切生理都正常,刻意地进食会呕吐出来,病情加重。如果救治不当,将会饿死,治疗的方法是暗恋着与被暗恋者心意相通。无传染性。

“喜欢你哦,最原酱。”
“最喜欢你啦!最原酱!”
“昵嘻嘻,我最喜欢最原酱啦!”
无论如何表白,无论如何吐露出自己的心声。
最原酱都只会当作谎言,明明那是真实啊。
为什么会这样呢?是因为我是个大骗子吗?
还是说最原酱已经知道我的真心但是其实不喜欢我,不想伤害我之类的?
无论如何,我已经等不到他的回应了...

心塞,发不出去的单车..只好再发一次了OTZ
http://www.jianshu.com/p/a97da9e9dab9
不知道行不行,如果不行的话我要绝望了

长图片注意⚠️
腐向注意⚠️
清水小学生文,情多关照ε-(´∀`; )

【阿松】关于一位魔女的故事


1.本篇是描写魔女Totti的故事,为番外,请搭配本篇实用。

在一个荒凉的小镇中,有一个可爱的孩子降临人世,只不过他的身份有点不同,他是一个魔女。
“魔女一族向来厌恶男性,更别说如果她们知道了你跟人类男子生下的孩子了。”
一位头戴橄榄叶,身着白色衣裙的女神傲慢地看着抱着一个婴儿的女子。
“求求您,女神大人,无论如何,都请保存这个孩子的性命,拜托您了!”
女神听到女子这样说,嘴角微微地向上扬起来,像是嘲讽着这对母子。
“啊啊,没问题,只不过,这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真的吗?谢谢您女神大人!无论是什么代价我都会付的。”
女人抱着婴儿向着神明鞠了个躬,抬起头时已经泪流满面。
“那么代价就是....”

【十年后】
“呐,...


第三章

“真的不在我这里再休息一下吗?Mr ichi”
穿着痛皮衣的kara叼着一支玫瑰花看着披上黑色斗篷的ichi。
“闭嘴!臭松,杀了你哦。”
ichi恶狠狠地盯着kara。
“那么一路顺风,Mr ichi 愿神明保佑你的平安。”
【啧...烦死了,神明什么的,根本就是游手好闲地看着陆上的生物。】
【那么接下来...也该去问候问候那个人渣混蛋恶魔了吧?】
ichi这么想着化作一团鬼火,消失在了森林之中。

【教堂内】
kara看着ichi渐渐远去的身影,叹了口气。
“原来我要死了了吗?真是令人吃惊呢,没想到竟然会那么快。”
他回想起了孤儿院的孩子们充满了快乐的笑颜。
【如果我死了的话,孤儿院的那帮孩子估计会伤心的吧?...

第二章

“呜....呜呜呜...”
是谁的哭声?
“呜呜呜【哔—】哥哥。”
为什么我会在这?
ichi向四周看去。
停止的车,穿着黄色卫衣,粉色卫衣还有绿色卫衣的人在哭泣,穿着红色卫衣的人呆愣着,还有....
穿着蓝色卫衣的人浸泡在血液中。

ichi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满天大汗。
【刚刚那个梦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那个梦如此真实?那股绝望悲伤的感觉从心底涌上,就像身临其境一般。】
“哟,Mr ichi你醒了?”
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穿着印着自己的头像的蓝色T-shirt和闪闪发光的亮片裤的痛男人拿着一碗粥进了来,不用看也知道那是谁。
“我给你做了粥Mr ichi。”
他放下粥,做出一个很痛的动作。
【虽然死神是不用吃东西的....

一个脑洞

私设科普:
1.死神搜集完100个灵魂可选择转世或成为恶魔。
2.天使需通过自己的努力记起前世,再选择转世或成为神。

第一章

【如果没有进去就好了】

那天,正在工作的我遇上了暴雨,我百般无奈地进到一间教堂里歇歇脚。
【反正人类都是看不到死神的嘛】
我悄悄地打开教堂的门溜了进去,看见一位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袍的青年诚恳地跪在红色的地毯上。
【神父吗?】
【嘛...那么诚恳地向神祈祷也没有用啊,反正那家伙也不会听到的吧】
我随便坐在一张木椅子上,直直地盯着那位神父。
那位神父祈祷完后,像是感觉到我的视线的温度,转过头看向我这边。
他看着我,向我眨了一下眼睛,做出一个很痛的姿势。
【他看得见我?!而且这货为什么那么痛!】
我走到他...

© ??? | Powered by LOFTER